首頁    學會之窗      法學動態      法學研究     學術活動      法律服務      學會期刊      法治課堂      會員天地  
 
司法的基本方式是解釋法律
發布時間:2013-10-9  作者:胡云騰  來源:法制日報  閱讀次數:13863

 

   編者按 ◥

  司法的功能作用是長期以來眾說紛紜的話題,原因在于司法的功能作用因社會制度不同而異,因社會發展而不斷改變。在我國現階段,如何正確認識司法的功能作用,如何充分發揮司法在建設法治中國和維護公平正義中的作用,值得深入研究。自9月11日起,本報特約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胡云騰從六個角度,就這一問題提出一些新的見解,敬請關注。(《司法的首要職責是實施法律》、《司法的規則是正確適用法律》分別見9月11日、9月18日《法制日報》法學院專刊9版)

  

□胡云騰

  司法是實施法律或者適用法律的專門活動,而要公正、高效地實施法律,必須對法律進行正確、科學的解釋。因此,解釋法律不僅是實施法律或者適用法律的基本方式,也是發展法律、豐富法律的重要手段。從歷史和世界范圍看,有的法律雖然理念先進、條文很多,但由于社會生活復雜多樣而顯得不夠實用,需要司法人員和專家學者對它進行解釋。

  司法人員和專家學者解釋法律的社會使命,就是要把良好的法律解釋得富有內涵和生命力,把可能存在的“面目可憎”的法律解釋得不傷害人民群眾利益。從國際交往、對外關系和法治社會的發展趨勢看,解釋國際規則和國內法律的工作已經變得越來越重要,似乎已經成為排在制定法律、執行法律和適用法律之后的“第四種權力”。無論是在國際舞臺上還是在國內生活中,誰擁有解釋法律和規則的權力,誰就擁有對公共權力行使、經濟社會發展和公民權利義務分配的重要影響力。

西方國家解釋法律的有益做法

  在西方法治國家,人們很早就意識到解釋法律的極端重要性,并在長期的法治實踐中總結出一些很有價值的規則或做法。主要有:一是在制定法律時就通過專門的條文進行解釋。這種解釋不是在法律發布后再專門進行,而是在發布的法律中就對某些概念、術語或者制度的含義作出明確的說明,以避免這些內容在實施中產生爭議。二是在法律發布后由實施法律的司法機關負責解釋,這是當今各國普遍采用的做法。即法律一經發布,就進入實施領域,只能由實施法律的司法機關負責解釋,立法機關不得再行解釋。這樣做的優點是,有利于司法機關聯系經濟社會生活實際解釋法律,也有利于司法權對立法權進行監督制約,維護法律的穩定性或安定性。三是司法機關解釋法律一般都采取個案裁判的方式,不大采取條文或者規范的方式。其基本理念認為,如果司法機關通過條文或規范的形式解釋法律,既有可能侵越立法權,又可能違背裁判者不得制定規則的現代法治理念。當然,也有一些例外的情形,比如俄羅斯就允許俄聯邦最高法院用規范的方式解釋法律。

  從解釋法律的方法看,除一些中間狀態外,現已形成以美國為代表的經驗解釋模式和以德國為代表的邏輯解釋模式。美國人信奉實用主義哲學,國民深信法的生命不在于邏輯而在于經驗(霍姆斯大法官語),以及法律是慢慢生長的(卡多佐大法官語)。所以,美國社會一直把法官對法律的解釋奉為圭臬,法官怎么解釋法律,廣大民眾就怎么理解法律。同時,理論界一般也信奉并服從法官對法律的解釋,司法判決往往是專家學者研習的重要教材。由此看,在美國,法官雄踞法律解釋的最高地位,釋法的著名法官燦若群星。

  而以德國為代表的邏輯解釋模式,則呈現另外一種景象:德國人非常擅長邏輯思維,特別講究邏輯的嚴密并對問題“較真”。因而,德國人認為,誰的理論邏輯思維水平最高,誰就應當掌握解釋法律的話語權。所以,在德國人看來,法官只是居于解釋法律的低端,高端是在專家學者那里,故法官在裁判文書中會常常引用專家學者的觀點作為說理的依據。這種重視專家學者解釋法律的做法,既反映了德國人尊重理論邏輯的深厚傳統,也表明了德國法官解釋法律博采社會意見的務實態度。正因為德國人對專家學者的學理解釋十分重視,所以在德國法制史上,著名的法學家人才輩出,而從事司法審判的法官則多默默無聞。

法官解釋法律應把握的標準

  我國一切權力屬于人民,人民行使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人民的權力只能分工行使不得分割或分立行使。相應地,對法律的解釋也實行由立法機關為主解釋,由行政機關和司法機關補充解釋的特色做法。關于司法機關如何解釋法律,法律也作了明確限定,即最高人民法院只能對審判工作中的法律適用問題進行解釋,最高人民檢察院只能對檢察工作中適用法律的問題進行解釋。我國實行的這種多主體解釋法律的做法,已經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制度的重要特色之一,具有保證法治統一、集中立法和司法智慧的優越性。

  就司法而言,如何在工作中正確解釋法律,目前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從一些個案看,網絡炒作或者輿論壓力也確實對案件的裁判產生了影響。不僅如此,輿論的批評或炒作也已經滲透到司法解釋的實施中,影響了某些司法解釋的效力和權威。因此,法官和法院如何在解釋法律時既能全面及時聽取來自社會各界的正確意見,又能獨立、正確行使司法解釋的權力,需要深入研究。

  我認為,解決法官或者法院解釋法律所面臨的困境,既要借鑒美國的經驗,也要吸收德國的優點。即我國的法官一方面需要打造美國法官的獨特權威和豐富經驗,另一方面也需要錘煉德國法官的專業水平和邏輯思維。

  具體來講,法官或法院在處理個案時解釋法律,要力爭做到以下幾點,一要準確理解法律精神,忠于法律含義,保證解釋法律價值取向上的連貫性,防止左右搖擺或者此時彼時。二要恪守解釋法律的基本規則和法定權限。規則既指程序規則,也指科學規則;權限既指解釋法律的權力,也指解釋法律的責任。三要力求解決實際問題,確保解釋的針對性和實效性。法官解釋法律不必追求完美,而要盡力解決實際問題。四要善于說理,把自己為何這樣解釋法律的道理說清楚,讓當事人和公眾接受或認同法院和法官對法律的解釋。五要讓社會各界感受到法官的解釋能夠弘揚法治精神,引領社會風尚,增加社會的正能量。其中包括保證法官對法律的解釋,能夠給社會公眾增加安全感,而不是令公眾產生焦慮等。

法律解釋工作取得實效的關鍵

  就最高法院通過司法解釋、司法政策和案例指導等形式解釋法律的綜合審判工作而言,在當前情況下,要做到讓社會各界認同、滿意,面臨的挑戰更大、困難也更多。結合長期參與起草司法解釋工作的體會,我認為,做好這項工作,除了必須秉持公平正義的理念,恪守法律解釋的原則和技術以外,還必須注意聯系社會生活實際,了解社情民意,力爭自己做出的解釋得到社會各界的認同。具體而言,主要包括以下五個方面:

  一要得到社會公眾認同。我國的法律是黨的主張和人民意志的體現,是規范所有公民和社會組織的行為規則,涉及人民群眾的權利行使、義務履行和權益保障。所以,司法解釋應當符合人民意愿,得到人民群眾認同。只有人民群眾廣泛認同的解釋,才是符合黨的主張和人民意志的解釋。所以,司法解釋工作必須深入調查研究,全面了解情況,充分發揚民主,廣泛聽取意見,盡量集中民智,切實保障社會公眾對解釋法律的參與權、監督權。這樣才能讓老百姓感到司法解釋是公正的、好用的,才能取得好的解釋效果。

  二要得到立法機關認同。我國立法法等法律規定,法律主要由立法機關解釋,其次才是司法機關在應用法律的過程中進行解釋。從一定意義上講,司法機關解釋法律,是基于立法機關授權,所以司法解釋工作必須認真聽取立法機關的意見,得到立法機關的認同。多年來,最高法院在制定司法解釋時,已經把聽取立法機關的意見作為必經程序,并予以高度重視,對立法機關提出不同意見的內容要盡量不寫。實踐證明,這樣做出來的司法解釋,更能取得良好的社會效果,也具有更高的權威。

  三要得到執法和司法人員認同。司法人員是專職適用法律的,對于法律有用還是無用、好用還是不好用,他們往往最清楚。同樣,對于最高司法機關做出的司法解釋,是有用還是沒用、好用還是不好用,他們往往也最有發言權。所以,司法解釋出臺以后要想起到統一法律適用,指導司法實踐的作用,必須得到審判人員、檢察人員、偵查人員、律師和行政執法人員的普遍認同。近年來,最高法院起草所有的司法解釋和規范性文件,都把到下級法院特別是基層法院及其他有關單位調研作為必備功課,把征求全國法院、有關執法部門的意見作為必經程序,這對提高司法解釋的質量非常有用。

  四要得到案件當事人及其相關利益群體認同。司法解釋好不好,案件當事人及其相關利益群體的感受最直接最深刻。因此,我們在解釋案件的法律適用時,必須堅持依法、平等和公正的原則,仔細尋找各方的利益平衡點。為此,就要注意聽取相關行業、階層、群體以及有關主管部門的意見,有時還要反復與其溝通研究,直到各方達成相對一致意見時才拍板定稿。例如,在起草關于懲治假藥犯罪、食品安全犯罪以及環境污染犯罪等刑事司法解釋時,我們就廣泛聽取了相關企業、主管部門和社會公眾的意見,這被認為是保證司法解釋取得社會認同的關鍵舉措。

  五要得到專家學者認同。司法解釋涉及的專門性問題越來越多,需要聽取各行各業的專家學者尤其是法律專家學者的意見。專家學者是理論工作者,對法律和有關問題最有研究,其學術觀點代表了科學和理性。而司法是崇尚法治理性的職業,也是以法治理性平息感性紛爭的活動。所以,在代表科學理性的專家學者和代表實踐理性的法官之間,應當說是息息相通的,沒有不可逾越的障礙。在解釋法律時注意聽取和尊重專家學者的意見,有利于在司法解釋中實現科學與經驗、理論與實踐的統一。從司法解釋的實踐看,能夠得到專家學者認同的,往往其社會效果就好,如果連專家學者都不認同,司法解釋的科學性就會有疑問。所以,在最高法院關于司法解釋的起草程序中,就明確規定了司法解釋稿必須征求專家學者的意見,集中理論界的智慧。

(胡云騰:教授、博士生導師。現任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審判委員會委員)

[關閉本頁]
福彩15选5最准预测 無標題文檔
 友情鏈接:
西安市法學會版權所有 陜ICP備12001676號
電話:029-86781382 傳真:029-86781383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西安市未央區鳳城八路99號 郵編:710008